我的第一张电话卡:那些镌刻着亲情、爱情、友情的故事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20 19:39

  【科技频道 花争】从“鸿雁传书”到“指尖微触”,从“手摇拨键”到“移动互联”,从黑白按键的小灵通,到多媒体彩色的智能电话,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,人们的通信工具不断升级换代,但是关于“第一张电话卡”的故事,却始终陪伴着“长情”的人。

#神州行,我看行#

  “中国移动的‘神州行’,是我的第一张电话卡,它让我听到了父亲最后的声音。”说起自己与中国移动的故事,王涛(化名)向记者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  2010年的冬天,身为某国企高级工程师的王涛,正在山西的一个煤矿区查验项目进展。由于煤矿区坐落在荒凉的郊区,地处偏远,与市区的交通往来十分不便,王涛便与施工的工人们整日吃住在矿上,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个多月。

  彼时,与王涛相伴的同事们并不知道,这位整日奔波于矿井区的“大忙人”,其实心中另有牵挂。“就在我出差的那段时间,我的父亲身患重病,长时间瘫痪卧床,医院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,让我们家属做好准备。”提起父亲的病情,王涛的声音略显黯淡。那时,他面临着艰难选择,要么听从公司的安排赴山西出差,要么留在东北老家照顾重病的父亲。“我也跟爱人商量了许久,父亲的病情略见好转,家里还有人照看,我便狠了狠心,去山西的矿上执行项目。”

  到了山西后,煤矿区的偏僻令王涛十分忧心。“当时一直在担心,这里太荒凉了,会不会影响通讯信号的质量,家中万一有紧急事情,家人联系不到我怎么办。”不过,后来的事实证明,王涛的担忧纯属“多虑”。

  10月底的一天晚上,睡梦中,王涛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,他下意识看了眼手表,凌晨三点钟,“看到是家里打来的电话,我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。接起电话,我爱人说父亲的身体不太好,老人家想跟我说说话。”提起那次通话的内容,王涛表示“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”。随后,王涛花费了一天的时间,辗转回到东北老家,等待他的却是父亲已经过世的消息。

  时至今日,王涛仍然能想起那次短暂的通话,父亲微弱的声音好似近在耳旁。此后9年的时间,王涛没有再更换自己的电话卡,“我想一直使用这张卡,这是我跟父亲最后的一线联系”。

#动感地带,我的地盘,我做主#

  “这张电话卡,凝聚着我的青春回忆。”33岁的董宇(化名)如是说。

  作为中国移动的老用户,董宇的第一张电话卡,亦是他唯一使用过的电话卡。15年光阴倏忽而逝,这张电话卡带给他的点滴回忆依旧藏于心间。

  在21世纪初的大学校园,曾有一首快节奏的歌曲被广为传唱:“在我地盘这,你就得听我的……”当莘莘学子沉浸在周杰伦新潮的rap中,同样广受欢迎的,还有这首歌所代表的移动“动感地带”套餐,它的低话费和短信包吸引了无数的学生党。

  董宇回忆办理第一张电话卡的经过,昔日的情景重新浮现眼前:“就在新生接待处的旁边,有一处橙色的气球拱门,我的动感地带电话卡就是在那里办的。”十几年前,电话卡办理方式相对落后,董宇依稀记得,自己拿着身份证,填了许多张表格,又按照流程走了一系列报备手续后,总算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电话号码。拿到电话卡的第一件事,他迫不及待地打给远在家中的父母,一面炫耀着初入大学校园的喜悦,一面叮嘱父母记下这个专属自己的号码。

  在董宇看来,这张用了15年的电话卡,不仅是他与远方亲人通话的纽带,亦是他和“失联”多年的老朋友重拾友谊的桥梁。作为老一批动感地带的用户,“138”号段和“1358”号段的电话号码似乎已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“接头暗号”。有一次,一位很久没联系的同学打电话给董政,电话接通后,话筒那头传来一阵惊叹:“你的手机号竟然没变,我不过试一下,没想到真的打通了。”董宇笑道:“你不知道我是长情的人吗?从一而终。”

  如今,董宇已是一位3岁幼子的父亲,这个伴随了他15年的电话卡,早已融入了其生活的方方面面,“我的微信号、QQ号、银行卡、支付宝,都与这个号码相关联,看样子,我会永远用下去,直到老去那一天。”

#全球通,我能#

  “这是我的第一张电话卡,它陪伴了我们从‘异地恋’到“结婚”的8年时光。”说起自己的“全球通”电话卡,小刘的语气中透着藏不住的幸福感。

  小刘是一家中央级媒体的记者,今年30岁,前不久,他与爱情长跑8年的女友,步入婚姻殿堂。婚礼上,小刘调侃道,“由于工作原因,我和女朋友长期异地,

  电话卡就是彼此爱情的见证者。”

  在采访中过程中,小刘告诉记者,他与女朋友的爱情显然没有那么一帆风顺。2011年,时年22岁的小刘刚刚大学毕业,被单位派到澳大利亚从事驻外记者工作。那时,他与女友正处于热恋期,“打电话”便成了他们沟通感情的方式。为了节约话费,并与身在国内的女友保持联络,小刘特地选择了“全球通”的情侣号。于是,每逢中秋、春节、女友或自己的生日,小刘总会用电话聊天寄托相思。在他们“异国”恋爱的那几年,全球通的情侣号码基本就是两个人全部的精神支撑。

  “在工作的间隙,在午休的时候,在加班的夜晚,在每个无法到对方身边陪伴的时刻,都是靠情侣号的通话,让我们才有‘在一起’的感觉。”回忆往昔,小刘不无感慨的说道,“这么多年以后,想起来,特别可笑的发现,我陪女朋友的时间,居然还没有一个号码卡多。”

  如今,8年的时间倏忽而逝,小刘也被调回北京,继续从事记者工作,他的手机已从原来的数字黑白,转变为现在的彩色智能型,“手机总会更新换代的,但我的手机号码却会一直陪伴着我。下一个8年,下一个80年,希望你一直都在。”